陳振基:住宅產業化≠建筑工業化≠裝配式建筑≠PC建筑

2017-06-15

好一陣子,隨著建筑業的技術進步,我們行業出現了造新名詞運動,旗子舉得最早最高的是“住宅產業化”。據說此提法來自日本,是1968 年日本人提出來的,日本人用三句話描述住宅產業化,即資金和技術的高度集中、大規模生產、社會化供應。


據“好搜百科”在解釋聯合國提出的住宅產業化的標準時,提到主要有“標準化、工業化、生產經營的一體化、協作服務的一體化”。


本人懷疑我們為什么要沿用日本40 年前提出的政策,且不論名詞翻譯是否準確,包括的內容是否符合我國改革開放后的大環境也值得探討。2013 年11 月中國建設報就有文章爭論過這個政策的多種提法,不要以為這只是名稱之爭,這還涉及我們執行的途徑、涉及的對象和致力的目標。就因為是指導全國的政策,必須要精準,不能被誤讀,更不應讓地方主管部門盲目跟從而造成資源和資金的浪費。


本人以為:住宅產業鏈根本不可能實現,按我國的現實,土地的獲得、設計和施工的分離、物業的管理,這幾個環節是分割的,形不成“住宅產業”,所以不可能“化”起來。其次,不僅僅住宅的建設模式要改造,其他建筑物的建設也要改造,所以不宜單單突出住宅。


建筑業的發展要靠“工業化、現代化”,這是半個多世紀前就提出的方針,除了設計標準化、生產工廠化和施工機械化之外,近幾年又增加了管理信息化和裝修一體化,形成了與現代技術同步發展的局面。


建筑工業化對建筑產業鏈各個環節都提出了發展要求,半個多世紀來,本行業的同仁在幾個“化”方面做出了重大貢獻,我國的建筑業面貌有了根本的改變,挖土機、運土車、打樁機、塔吊、泵送混凝土、預制鋼筋骨架、混凝土振搗器、表面抹光機已經是工地的常客,最費勞動力的土地平整、砌筑、抹灰等工序也在朝機械化方向努力。但是,建筑工業化的發展的確不盡人意。1978 年,我國原國家建委在河南新鄉召開了建筑工業化規劃會議,會議要求到1985 年,全國大中城市要基本實現建筑工業化,到2000 年,全國實現建筑工業的現代化。這個規劃顯然過于樂觀,現在看來規劃落空了,但是這個目標始終是對的,不必再提出諸如裝配式建筑這種新方向。


裝配式建筑是建筑工業化的表現方式之一,但不完全等于建筑工業化。任何建筑物只要是采用了標準化設計,可以用裝配化達到工業化的目的,也可以用現澆方法,兩者只是構件的澆注地點不同而已,前者在工廠內澆注和硬化,運到現場安裝,后者在現場支模,隨后澆注和硬化。工序相同,如果工廠生產沒有較高的機械化設備,兩者的勞動消耗量基本相等,沒有工業化水平高低的差別。


裝配式建筑可以是各種材料、各種尺寸,不要以為只有鋼筋混凝土或鋼材可以做出裝配式建筑,竹木、玻璃、合金、人造板都可以用在裝配式建筑上。提倡裝配式建筑應該沒有組成部件的尺寸限制,實際上,現在全國流行代替黏土磚的砌塊,也可以是裝配式建筑的組成部件,可見裝配式建筑的概念是模糊的,經不起推敲的。


裝配式建筑也不等同于PC建筑,后者只是裝配式建筑的一種類型。裝配式建筑還可以是鋼結構、木結構、輕鋼結構,視建筑物的要求和經濟而定。實際上,PC 建筑是結構型式中自重最大、天然資源消耗最多、加工工序最復雜的,隨著技術進步,PC 結構將逐步被其它結構代替。


現在太多人熱衷于裝配式,最時髦的舉動莫過于建預制場(廠)了,這實際上只是一種趕潮流,與建筑進步沒有直接關系。我國的建筑工業經歷了半個多世紀的發展,幾代人致力于發展新型墻體材料代替紅磚、預拌混凝土代替現場攪拌混凝土、預拌砂漿代替現場攪拌砂漿、泵送代替罐送,發展高強混凝土和高強鋼筋,研制了許多新產品,節約了資源,人工消耗降低,質量得以提高。今天忽然掀起裝配化的熱潮,把過去的發展成果、研究成果、經驗積累統統丟掉,一味追求預制率或裝配率,請問,這要把已經建成的那些墻體材料廠、預拌混凝土廠、預拌砂漿廠的從業人員“發配”到哪里去?這里借用“不忘初心”這句話,不要為了趕時髦,把我們幾十年的發展丟在腦后,另搞一套,這不是什么“業績”,只是折騰。


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

贪玩蓝月每天开服时间